首页 > 网友分享 >45岁以上的农民工肢体的处境

45岁以上的农民工肢体的处境

时间:

加微信piduoma,留言:农民工,可以获得两篇文章全文)

昨晚看了两篇文章,比较具体记录了大龄农民工的就业工作经济生活状况,我相信读者中应该也有农村的普通肢体(专业、技能、背景、资源、机遇都很一般的社会最底层,不包括属灵精英、程序员等高薪人士)。

年轻的弟兄姊妹,应尽早了解社会(别想着大不了去送美团外卖,已经饱和了),做好职业规划,学习一些技能(比如财商,别将来因为烂尾楼和瞎投资一夜回到解放前;比如私域运营方面,习惯用时间和体力换钱也未必就好);

已经和我一样进入45岁中年危机的呢,首先要接受现实,不要在怨天尤人;

然后努力做能做的,去改变能够改变的,相信万事互相效力,在处境中学习功课!

一、“消失”的超龄农民工:没了工地活,如何保障他们的就业与生计?

“没有工地愿意要我了。”

在工地干了28年的王建东在2021年迎来了职业生涯转折点。

即使正值招工热的4月,刚刚年满60岁的他在询问了多个熟悉的工友以及包工头后,得到的反馈都是工地现在不允许招收超龄农民工。

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背着编织袋、拖着行李箱返回湖南老家。

……

对于34岁的钢筋工张言明而言,工地活是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

2021年3月,他迎来了小儿子出生,同时也迎来了一份新的责任。

现在为了兼顾工地与照顾小儿子,他只能选择将10岁的大儿子留在广西老家上学,生活日常由母亲负责,小儿子、妻子与自己共同租住在工地旁。

小儿子出生前,妻子负责在工地搅拌水泥。

过去五年,从广西三江、浙江台州再到湖南怀化,他与妻子辗转三地。“人跟项目走。一般一个项目三年建设完成,此后便需要通过熟人寻找新的工地项目。如果中间没衔接上,就意味着一家人的生计没着落。

工地活一个月能有8000元左右的收入,对于我这种只有小学文凭的人来说,想不到还有哪种工作能赚这么多钱。”

在十六年的工地生活中,张言明也直观感受到工地管理越来越规范——从前几年开始,进入工地都需要人脸识别,在工地也必须时刻佩戴安全帽,不可以穿拖鞋,工地上也绝对找不到60岁以上的农民工

……

对于不允许进工地干重体力活的年龄限制,一些地区是60岁,一些地区是55岁。

……

如果我们这些老农民工像退休职工有养老金,谁会愿意这么大年纪还在工地上折腾。

但同时年纪大了在工地确实容易受伤,工友伤亡的事遇见过太多了,你说怎么可能不担心。我两只手都被钢筋压断过,左小腿被工程车撞伤过。

一旦受伤,只能依靠工伤保险的赔偿来支撑家庭收入,肯定没有工地活收入多,还需要人伺候自己。会耽误很多事。”

……

王建东和妻子都没有交过农村居民养老金,王建东说,当地农村居民养老政策是60岁之前,每年交100元,至少要交15年,60岁之后才可以领取农村居民养老金,每个月约200元,村里老人大约只有一半交了这个养老金。“200块现在在农村啥也干不了”

,王建东说。

如今,王建东的妻子每天要骑电动车二十多分钟到市区一家超市做清洁员,一月工资1250元;

王建东则在村里帮人修房,一个月能有5000元,但一年最多也只有8个月能有活干。“60多岁,企业都看不起你”,王建东说。

如果不做体力活,王建东就只能去干商场保安或者扫地,一个月能有2000元就不错了,难以养活一家人。

……

二、北京马驹桥零工市场降薪了

2023年,游戏规则悄然发生改变。

李忠发现,今年工价经历了一步步下滑,中介们能提供的日结活数量也在缩减。以快递装卸零活为例,近半个月晚班(12个小时)工价只有170元,而仅仅一年前,日常工价都在200元以上。

李忠说,快递装卸其实很累,中间除了半小时吃饭时间,基本不能歇息。特别是百十来斤的大件,刚开始可能有劲做,但几个小时连续搬运下来,没几个人能扛得住。

即使如此,今年这样的活都很难找到。

如果在劳务市场待上一个小时,你也会发现,工价下跌是零工们闲谈的主要话题。多位零工说,去年卖体力的活(比如搬运、拆房等),工价常在260-280元/天,但现在的报价只有180-200元/天,并且为了能有收入,总有人选择接受这样的报价。

李忠说:“相比疫情期间,现在找活的人太多了。每天100人中,一半以上都要找不到活

。每天如此,所以中介们能有恃无恐地报低价。”

为了能有稳定的收入,李忠也曾在多家电子厂工作过。

最终,多年流水线的高频生活节奏让他陷入绝望,于是在2021年选择跟随亲戚来到马驹桥做日结工作。

流水线效率的提升很像李忠小时候给家里人扛麦子。他说,如果一开始就猛扛100多斤的麦子,人肯定受不了,父亲就会一点一点给他增加重量。“流水线也是如此,对于新人生产线,工厂会一点点上劲,直到最后生成线产量实在上不去,才会把产量目标固定。此后,手脚稍微慢一点,流水线就会堆货,这时主管就会不停地在背后催。”

现在,42岁的李忠已经在河南、江苏、浙江、北京四地度过了自己的25年打工生活。初高中辍学、跨省外出务工半辈子……这也是李忠村里同龄人大多数的漂泊轨迹。

李忠说,村里那几亩地怎么可能养得活一家人?一亩地小麦产量也就1000斤左右,而麦子收购价是1.5元/斤。扣除农药化肥等成本,一亩地挣不到1000元。

李忠父亲年轻时也曾外出在河南平顶山的煤炭厂工作,在落得一身疾病后才回到老家开始种麦子。他觉得自己会重复父亲的轨迹,等没老板愿意雇佣自己的时候,就回到老家守着家里的几亩地种玉米小麦过日子。

……

在马驹桥劳务市场,45岁是一道巨大的分界线

,劳务中介们据此把零工们分流至不同的工作领域。

不同劳务公司零工雇佣群内,月薪5000元以上的电子厂流水线工人招聘信息,大多数都会设置18-40岁的硬性规定,个别工厂会放宽至45岁。一名劳务中介直言不讳地说,马驹桥劳务市场最不缺的就是50岁以上的农民工,但流水线工厂需要的永远都是年轻人。

49岁的陈松

就属于经常被劳务中介们略过的那批。一辈子苦力活让他拥有一身腱子肉,但充满皱纹的脸和斑白的头发还是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许多。

每天早晨5点,陈松都会准时出现在劳务市场。只要有中介喊出有苦力活的工作机会,他都会挤上前让中介挑选他。多数时候,中介在审视他几秒后,就会略过他选择其他更年轻的工友。

……

2022年6月,从河北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后,因为不想进流水线工厂,他向数家公司投递了上百份简历,但绝大多数都石沉大海。回复的公司,不是工资太低,就是需要进生产线。

……

来到马驹桥的第一天,虽然网络上的信息让他心理已有所准备,但实际抵达时,马驹桥偏僻的环境还是着实吓了他一跳——放眼望去,没有想象中的高楼大厦;每月五六百的月租房环境比大专宿舍差一大截;如果想去故宫玩,路途需要花上一个小时,这样的时长在河北老家足以坐车横跨到隔壁市。

唯一的好处是,这里找工完全不愁。抵达马驹桥第一天,劳务中介们就主动上前热情的给他们介绍工作。次日早晨,带着简历、身份证复印件等,中介们就带着他们去汽配厂面试,当天下午就办理了入职手续。

杜俊回顾说,一系列流程下来,感觉自己和同学还没缓过那股新鲜劲,就已经坐在了流水线上。现在的工作与大专学习的传播与策划专业也毫不相关。

每年暑假,马驹桥最不缺的就是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

……

加微信piduoma,留言:农民工,可以获得两篇文章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