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分享 >焦点访谈丨零门槛入职、月入3万?小心出国务工骗局泰国“流亡女总理”英拉,成了中国名企董事长?你看她的背后是谁

焦点访谈丨零门槛入职、月入3万?小心出国务工骗局泰国“流亡女总理”英拉,成了中国名企董事长?你看她的背后是谁

时间:

近几年来,网络上出现了许多招聘海外务工人员的广告,有到新西兰去当挤奶工的,有到澳大利亚去搞水果采摘,或者是当保洁、超市理货员等,号称月薪能达到2万到3万元,听着很诱人,而且招聘方还承诺没有门槛,应聘者只需要缴纳一万五千元到几万元不等的报名费,就可以等着出国务工拿高薪了。做广告的这些劳务中介公司往往有正规的工商执照、宽敞漂亮的办公室,那么,它们说的能信吗?

在互联网上输入“出国劳务”几个字,就会看到很多相关信息。这些网站大都写着出国务工、不限年龄、不限专业,各大发达国家都可以办理,薪水高、福利好。

广告
胆小者勿入!五四三二一...恐怖的躲猫猫游戏现在开始!
×

今年2月,在北京工作的袁先生就被网上的广告打动了,他缴纳了16000多元和一家名为众国国际的公司签订了合同,公司承诺60个工作日内给他办理去往澳大利亚的签证,就可以出国打工。约定的时间已过,签证却迟迟没有下来。

感到疑惑的不仅是袁先生一个人,这家公司的其他客户也在网络平台上投诉相关问题。一位郭先生反映,去年9月,他和朋友两人分别在这家公司缴纳了16500元费用,约定公司帮他们办理商务签证后,安排他们前往澳大利亚打工。在承诺的期限到期后,众国国际的工作人员让他参加了一次所谓的线上面试。

郭先生说,这家公司以面试失败为理由,告知他无法去澳大利亚务工,如果要转签其他国家,还需要缴纳其他费用。郭先生和朋友不愿意再等待,可他们都在江苏打工,想要联系公司处理退款,对方却没了回音。

广告
从秘书起步,十年内无人超越,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成就一段传奇
×

袁先生和郭先生的经历让记者也感到很疑惑。记者找到了这家位于北京通州区的众国国际劳务服务公司了解情况。走进公司就看到,办公室挂了不少国家的国旗,看上去很有国际范,公司面积也不小。听说记者来了解这位郭先生业务的情况,特别不巧,经办人都不在。

那么,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根据我国《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从事对外劳务合作机构,需经省级或市级人民政府商务主管部门批准,获得《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并且要求实缴注册资本不低于600万元,以确保公司的实力。在商务部的官方网站上,可以直接查询到全国各省市具备相关资质的从事对外劳务合作机构的全部名单。经记者查询,众国国际劳务服务公司并不在名单之中,也就是说它并不具备开展对外劳务合作的资质,而且公司的经营范围也并没有“对外劳务派遣”,他们又怎么把人送到国外务工呢?

在办公室摆放的证件是一家名为辽宁恒志国际劳务合作有限公司的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为了防止别人冒用自己的资质,在证件上明确写着“仅供本公司员工使用”,还印上了公司的核实电话。按照这个号码,记者联系了辽宁恒志国际劳务合作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却表示不认识众国国际。

从法律上讲,有资质的公司也无权授权给另一家公司从事相关业务。而辽宁这家公司还说,他们也根本没有送人到澳大利亚做普工的这种业务,众国国际收取一万多元的介绍费安排到澳大利亚、新西兰做普工,纯属假的,骗人的。

对于这种说法,众国国际如何回应?他们又是怎么拿到辽宁这家公司的资格证书的呢?记者提出了采访的要求,众国国际拒绝了采访。

不仅是盗用其他公司的资质证明,众国国际还利用有些客户不懂出国签证的相关情况,作出虚假承诺。它声称办理澳大利亚商务签证,但根据澳大利亚使馆网站的信息,所谓商务签证是允许持有人进行短期商务访问,包括参加会议、进行商务谈判或会谈等活动,并不包含没有技能的普工。

近年来,类似出国务工中介服务的骗局并不少见。去年年底,湖南汉寿县的刘某发布消息称自己可以办理出国务工,在收取了近百名群众3000元到6000元不等的介绍费后却迟迟没有动静。在完成对受害人的取证工作后,今年4月,民警将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刘某承认,他根本没有什么出国的项目。

2023年5月,北京市房山区法院也判决了一起出国劳务诈骗案,被告李某波因诈骗罪一审判决13年6个月有期徒刑。判决书显示:被告李某波等人冒用北京一家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名义开展业务,在网站发布前往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就业的招聘信息,与求职者签订劳务外派合同,向求职者收取人均33500元的费用,最终骗取269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970万余元。检察官还总结了这类诈骗案的几个特点。

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潘洪梅:“一是通过网络实施,被害人遍布全国各地;二是营造一种公司资质很正规的表象;它是短线诈骗,在办理时限到期之后,被害人发觉一直没有办成开始询问,怀疑被骗的时候,本案被告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由此看来,这些所谓的出国务工中介服务公司和个人能够诈骗得手,主要是依靠种种行骗伎俩。短期行骗、流动办公就是这类中介公司的惯用招数。根据我国《市场主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市场主体变更住所或者主要经营场所跨登记机关辖区的,应当在迁入新的住所或者主要经营场所前,向迁入地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可是,这类出国劳务公司有不少并不在注册地办公。一家名为坤昌弘金的公司登记地点在北京通州,实际上却在朝阳区办公,而另一家名为中泰聚信的公司登记地点在海淀区,实际上办公地点也在朝阳区。记者发现这家公司的工商执照上并没有“对外劳务派遣”的经营项目,更不具备商务部备案的资质。

在网上联系时,他们给客户提供的是一份电子版的雇佣合同书,用高薪工作吸引来客户,而在实际签订纸质版合同时则变成了委托代办合同,对客户提供签证和咨询服务,对于工作岗位只字不提。他们提供的岗位到底在什么地方?哪个城市?几乎没有人能回答。

这种通过网络实施的短线诈骗行为隐蔽性强,同时,这些公司往往包装得很正规,让不少急于打工挣钱的人员上当受骗。在广东打工的一位刘先生今年1月在网上看到一家厦门顶冠航通劳务公司的出国务工广告,专程前往这家公司考察。考察之后,刘先生选择了到新西兰务工,做别墅看管员。结果钱交了之后,国迟迟没有出成,公司先搬了家。

这类中介公司惯用的还有一个招数是“拉大旗作虎皮”。一家名为肆海国际的公司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宣称自己是商务部协会成员,还声称商务部-中国服贸会下设的国际人才交流委员会已经在公司正式揭牌挂牌。然而,记者从中国服贸会的官方网站查询到,服贸会下设的是国际交流工作委员会,并没有国际人才交流委员会这个机构设置。当记者来到这家公司了解情况时,发现门口这个牌子又不见了。

实际上,这家公司并没有商务部门备案的正规资质,仅仅挂上一个子虚乌有的机构牌子,就出去谈合作、招商、发展代理商,向客户收取高昂的费用。

尽管漏洞不小,但是这些公司却业务兴盛。在高薪的诱惑下,不断有客户远程进行缴费,它们往外地寄出的合同也接连不断,一些从外地专程来考察的客户也在犹豫中动了心。

这些所谓的出国劳务公司利用劳务人员急着出国务工的心情和对出国信息的不了解,即使故事编得漏洞百出,却也让不少人上了钩,工作没找着,白掏了中介服务费。对付这类骗局,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就是不管中介吹得多么天花乱坠,先看看这家公司有没有商务部备案的正规资质,如果连资质都没有,那吹得可不就是肥皂泡?十有八九不是真帮你找工作,而是看上了你口袋里的钱。对这些弄虚作假、超范围违规经营的公司,有关部门是不是应该好好查一下呢?

(央视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