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友分享 >打的是零工,赚的还有梦想!新民晚报记者蹲点浦东首家零工市场,记录打工人的辛劳新民晚报2023-12-26 15:44新民晚报2023-12-26 15:44

打的是零工,赚的还有梦想!新民晚报记者蹲点浦东首家零工市场,记录打工人的辛劳新民晚报2023-12-26 15:44新民晚报2023-12-26 15:44

时间:
早上7时,城市早已从睡梦中醒来。
寒潮中的上海郊区,天空飘着细小的雪花。在浦东新区零工市场上川路服务中心门前,十几名工人正等待着工厂班车,新一天的零工生活开始了。
图说:浦东新区零工市场上川路服务中心 曹博文/摄
《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2)》蓝皮书指出,2021年我国有61.14%的企业使用灵活用工。根据相关政府部门的专题调研,上海共有300万名灵活就业人员。随着碎片化、场景化的用工需求不断被激发和挖掘,零工经济越发壮大。
上川路服务中心,是浦东新区首家综合性零工市场。一拨拨打工人来到这幢两层小院,寻找工作的机会。2023年10月29日挂牌至今近两个月来,这里对接了100多个岗位需求,到岗人数700多人。
零工好找吗?打零工的生活是怎样的?岁末年初,他们又有哪些愿望?新民晚报记者蹲点采访,记录“零工人”的奔波与期盼。
希望把自己的工时排满
在上川路服务中心,“小零工,大民生”的字样随处可见。
走进这座小院,一间间“玻璃房”代表21家劳务中介企业。在2层最醒目的位置,一块滚动大屏播送着零工岗位信息:“女营业员18—45岁,26元/时;男女普工18—43岁,300元/天;外卖员18—50岁,8.5元/单……”
图说:零工市场内等待咨询工作事宜的人 曹博文/摄
周一,是零工市场最忙碌的时刻。
两部一直插着充电线的手机、三本笔记本被摊放在工位上,上海玉邦劳务派遣有限公司的招聘经理王巧巧忙坏了。一个上午,她接到近20通电话。“不插着充电线,一个上午手机就没电了。”她说。小小的房间内挤着十来号人,他们在这里填写简历表,浏览着墙上张贴的招聘信息,排队等待工作人员叫到他们。
在零工市场,人们信奉多劳多得。大多数人都希望将自己的工时排满,希望用自己的汗水获得真金白银的报酬。
来自西安的王玉杰刚辞掉上一份工作,也是才决定做零工。12月14日之前,她在一家企业做测试芯片的工作,是一年一签的合同工,单位安排她“做二休二”,每个月到手的工资近5000元。
“其实我们打工人的想法就是忙一点、累一点也无所谓,只要工资高就好了。”王玉杰在心中算了一笔账,如果工作日都有事情做,一个月能多赚1500—2000元。近十年在上海的打工生涯,让她积累了不少经验:“一般月收入6500到7000元是比较正常的。”“押工资的活儿能不要就不要。”“要么日结,要么月结,十几天一结算可能不太靠谱。”她告诉记者,其实打零工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自由,可以随心情换工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许多用工单位的岗位招聘都要求相关工作经验,越是熟练的员工越受青睐。一会儿做做这个,一会儿做做那个,不好找工作的。”
“只要年轻,不怕找不到工作。”这是30多岁的王玉杰的底气和自信。但是,对记者说这话的时候,她故意压低了音量。因为在零工市场,也有不少大龄求职者。与年轻人相比,找到一份工作,他们往往更不容易。
曾屹峰曾是电缆厂的一名员工。53岁的他因为公司合并被辞退,希望找一份工作作为退休前的过渡。然而,两个月来,他跑了几场招聘会,找工作的事却少有进展。失去稳定的工作,他的生活压力也骤增。“两个月蹲在家里,和老婆也摩擦不断。”他说,目前招工信息大多要求45岁以下,50岁以上能去的岗位非常少。另一方面,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也会变差,并不是所有工作都能胜任。前一阵子,他找到一份物业维修的工作,但因工时长、工作压力大,只好辞职再找新机会。
招聘经理王巧巧告诉记者,现在,很多人找工作不来线下零工市场了,而是通过线上的微信群、招聘平台获取用工信息。很多时候两通电话就能沟通对接完,第二天人就直接到企业面试了。
然而,对于曾屹峰这种“高龄”劳动者而言,手机等线上平台的使用是一道门槛。他深知,在这个数字化时代,许多工作机会汇聚在线上平台,但因为操作上的不熟悉和对网络缺乏信任,他对这种找工作的方式望而却步。他更信任那些通过亲戚朋友介绍的工作机会,因为这样的信息更直接、更可靠。
“王玉杰,你现在可以到医院体检了。”短短的一天时间,从浏览招聘信息、填写申请表格,到面试成功获得认可,王玉杰顺利找到了与她技能相匹配的岗位。当天下午,她就将入职体检,进入一家空调制造企业开启新工作。
图说:墙上贴着岗位信息
“稳定”“靠谱”是第一信条
工作是流动的,打零工的人也随着工作的变动四处漂泊。
在零工市场附近的村落民居,一块块写着“有房出租”的木牌招揽着住客。零工市场的运营负责人、上海玉邦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总经理管玉清说,这是个有“江湖气”的地方,地处曹路、金桥交界地带,距离外高桥、张江都不算远,辐射4个工业区,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人。
在零工市场的院门外,时常有满载着行李的电动车停靠。后备箱塞着杂物,后座驮着打包的被褥,行李箱就放在踏板上,还有装着生活用品的水桶放在地上。在零工市场,经常可以见到提着行李的求职者,有的已经谈好工作,只待签好合同就住进企业宿舍,有的来到附近暂住几天,寻找工作机会。
由于很多用工单位选在下午1时许面试,午后,人流便渐渐散去。求职者张文海是下午来的。身材瘦小的他穿着蓝色工作服,拎着一只行李包和一把长柄伞,一进门就大声问:“这里有没有合同工?”
来自湖北武汉的他,在上海已经打工十几年。由于工作变动,他四处搬家。金山、奉贤、松江、闵行、嘉定……这些年,张文海几乎绕着上海转了一大圈。现在,他来到了浦东。“每次搬家,东西越搬越少,现在基本上就一个包。”张文海告诉记者,早年来到上海,他做零工比较多,“几乎各种工厂都做过”。随着年龄增长,加上长得瘦小,看上去没有力气,他在劳务市场的竞争力并不强,打零工“空窗期”的风险逐渐变大,因此“稳定”是他找工作的第一信条。现在,他希望能找到一份长期的工作,最好是合同工。
图说:求职者来到服务中心找工作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摄
这些天,张文海有点着急,自从上一份在酒店当服务员的工作结束,已有十四五天没有找到工作了。在零工市场张贴职业信息的墙上,一份船厂的工作吸引了他的注意。“国企、交上海社保、可转正……”这些条件都是他看重的。然而,考虑到工作强度,他还是打算先到各家中介去看看。整个下午,他把零工市场各家劳务中介逛了个遍,时不时又撑着伞跑到院子里,看一眼招工大屏。几乎每家中介都会在醒目位置张贴招工微信群的二维码,一个下午,他加了许多这样的微信群,消息列表被招工群塞得满满当当。当被问起当天的收获时,他如释重负地说:“应该有数了。”
几乎每一个来上海打工的人都有过搬家的经历。搬家,并不仅仅是因为工作变动,生活成本的变化同样是重要因素。河南人陈杰原本在闵行区一条老街租住,那里是“租金洼地”。老街拆迁后,由于周围其他小区房租较高,他便开始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和租住地点。先去普陀,再去浦东,他租住的都是老街区或自建房。在郊区的工业园区附近,这种房子并不难找。
来自河南驻马店的马海蛟告诉记者,在外打工,如何获得“靠谱”的用工信息十分重要。但是,在纷繁复杂的劳工市场里,靠自己搜集、判断信息的成本很高,不仅容易受骗,还容易遇到“黑心”老板。3年前,他在广东打零工时,就曾因只有口头约定、没有签订正式合同而没有拿到1300元工资。他认为,老乡、工友、亲戚形成的网络十分重要。现在,他几乎每一次工作机会,都来自老乡、工友的推荐。在上海,他认识了不少工友,还建起了共享招聘信息的微信群,相互介绍“知根知底”的工作机会。
在“江湖”中打拼,确实不易。但经验和智慧,是“零工人”的武器。
图说:求职者来到服务中心找工作 曹博文/摄
想有小家也思念老家
曾经,陈杰也在厂里“打过螺丝”。因为不想过“一眼望到头”的生活,他辞职做起了零工,想“要么学点手艺,要么尝试做点生意”。陈杰在餐馆厨房做过切配,也尝试过摆摊,卖些手工制作的小物件。平时,他还会送外卖,在雨天到地铁站出入口卖伞。每天,他骑着电瓶车,有时还满载着货物,在上海的街头飞驰。
陈杰每天都在找事情做,盘算着收入和支出。从早上6时到晚上10时,陈杰一直忙碌着,有时一天要做三种工作。然而,他的焦虑并没有因为忙碌而缓解。不论是到厨房做切配还是摆摊做手工零件,似乎都没能学到本领,生意也鲜有起色。来到上川路服务中心,他希望找一个能够“学到东西”的工作,让自己有机会掌握“立身之本”。
马海蛟同样认为,掌握一项技术相对重要。在广东打工期间,他曾经做过一份仓管的工作。厂里效益不好,一天老板突然将叉车的钥匙丢给他“让他试试”。一来二去,他掌握了叉车的基本操作。2019年,他辞工回到河南老家,抽空将驾驶证考了下来。现在,他在浦东的一家物流企业工作。对于叉车工来说,忙的时候一天要干满12个小时,高峰期,腰酸背痛是常态。他说:“物流行业会有明显的旺季和淡季,一般上半年用工需求较少,下半年比较旺。同样做小时工,叉车工就比普通的物流工稳定得多,基本可以长期工作。”
马海蛟很少在朋友圈发信息。打开他的主页,不用怎么滑动,便能一览几年的动态。2018年,一张圆明园的照片格外醒目;2019年,是西安的兵马俑;2021年的一张自拍里,碧海蓝天下,他开朗地笑着。新的一年,他有一个心愿,就是攒一笔钱,带家人一起去多看看这个世界。
“天一冷,就想回家了。”采访中,陈杰对记者说。几乎每一天,他都会和父母通一个视频电话。漂泊在外,照顾不到父母,只能委托村里的小卖部的人多关心,自己也会时不时送去一些生活必需品。在餐馆打零工时,他认识了自己的女朋友,还想再多攒些钱结婚,在这座城市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温暖的小家。
临近岁末,有人早早离开回到家乡,也有人选择留下。对于他们来说,家是内心最柔软的牵挂。王玉杰有一个正要上学的儿子,由公公婆婆照顾。她已经一年没见到孩子了,但还是想多做一阵。“我想早点将老家的房贷还完,然后回家好好陪孩子读书,让他以后不要像我们一样背井离乡到外面做工。”她说。
张文海有同样的想法,他的儿子十几岁的年纪,“正是用钱的时候”,若是找到了工作,就希望再多做一阵,如果求职不顺,便早些回武汉与家人团聚。
图说:墙上贴着管理服务规范,求职者可以放心求职 新民晚报记者 张龙/摄
零工市场,是一个人气聚集的地方。这里寄托着打工人的汗水,书写着打工人的生活,承载着打工人的梦想。这份沉甸甸的期盼,何以承托?
入夜,零工市场的工作人员仍在忙碌。
王巧巧告诉记者,公司最忙的时候,一天要对接60多个用工岗位。每一天,75个招工群里,30多条用工信息滚动发布。当晚,所有求职者的信息就能登记完毕,并发送给保险公司;零时,配套的商业保险准时生效;第二天一早,求职者便可以直接到用工企业面试签约。通过提高供需对接的效率,不仅显著缩减了用工单位的招工流程,使其更加高效便捷,而且有效降低了求职者的等待时间,为他们提供更为顺畅的求职体验。此外,这里还制定张贴了严格的服务规范与管理制度,聘请专业律师设立零工人员诉求调解室,保障劳动者的权益。
每一天,有近百人带着各自的期待和心情,来到这座热闹的小院。
上川路301号,仿佛一个时空的交汇点,无声地见证着人生。对于每一名求职者而言,零工市场不仅是一个寻找机会的场所,更是他们背后坚实的支撑。在这里,有汗水也有笑容,有失落也有希望。每一张面孔,都藏着一个独特的故事;每一个眼神,都闪烁着对未来的期待和渴望。
记者手记
初到上川路服务中心,这里的环境超乎我的想象。不论是农家小院式的建筑,还是里面开放式的空间,一间间玻璃房的设置都在诉说着三个字:接地气。到这里找工作,没有烦琐的流程。要做的只有两件事,走进小院,在电子大屏上找到心仪的工作,走进对应的房间即可直接咨询。更让我触动的是,这里人来人往,充满着城市蓬勃发展的活力。
在这里,我遇见了许多零工岗位的求职者,也看到他们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努力生活的情景。采访他们时,每一位采访对象,当我问及工作、生活上的辛苦,他们都会不假思索地告诉我,这点辛苦没什么,遇到的困难总会有办法解决。他们甚至希望自己能够多辛苦一点,以换来更好的生活。在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中,奔波、困难、劳累似乎都可以克服,生活的信念坚不可摧。然而,一些高龄群体求职难、零工岗位淡旺季工作不稳定、一些用工行为仍不规范等问题依然不可忽视。
在这里,我也看到在零工“即时快招”服务模式下,一些求职者最关心的问题有了解决的路径。有些求职者非常担心“空窗期”的问题。那么缩短零工招聘流程、现场对接、即时确认,便能缩短劳动者的等待成本,让他们一周有更多的时间参与工作、创造收入。对于求职者担心招聘信息质量的问题,零工市场设立严格的管理制度和律师调解室来保驾护航,让求职者不用担心遇到“黑中介”。对于招聘信息的收集和传达,这里更是借助了线上线下多种渠道广泛收集。工作人员高强度、高效率工作,确保了信息的快速流通。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零工市场内张贴的“小零工,大民生”的标语,身在其中,会有更深刻的领悟。
新民晚报记者 曹博文
举报/反馈